河合明日菜家政妇

河合明日菜家政妇

凡君臣佐使表里寒热诸大端,举其粗略,而他本之详,都不外是。此论本是阴亏火盛,阳虚暴脱之类中,而反以非风名之,曷不曰即类中风也。

照原方加人参八分,正气散护卫外以祛风,六君汤益中土以清痰。肾虚无以荣肝,一水不胜二火,木横土虚,壮火蚀气,血热化风,乃痱中之渐,当以脾肾为主,水能生木,土能培木,水为物源,土为物母,水土平调,肝木自荣,则无血燥化风之患。

有食而即吐者,胃气不降,因火上冲也,法宜清胃、降逆,如人参白虎重加半夏之类是也。 张子和以风湿暍为主,申明巢氏之非,默契河间之意,伟王冰脾热之语,盖不知霍乱皆以湿为主,而有六化之别。

昔范文正有言,不为良相,当为良医。有大热、大渴而思冷饮者,血虚阳无所附,而外越也,法宜峻补其血。

仲景又立此方于狐惑门,详《金匮要略》。夫生地黄甘寒入肾,凉血而清热,肾热清而脑热自解。

尿窍易开,精窍不易启。总在这阴象上追求,如舌青、唇青、淡白无神之类是也。

Leave a Reply